关灯

[新闻] 全网嘲的“娇妻文学”,真的与你无关吗???

[复制链接]
好男银枚 发表于 2022-5-10 10: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查阅更多信息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最近, “娇妻文学”在互联网翻红了。
最新的讨论源头,来自网友 @徐徐入月来 的微博内容。
形式上,这只是一个用微博默默记录生活日常、“与其他用户无二”的女孩。
内容上…… 她使用通篇都相当“咯噔”的文字风格,记录了一个又一个自己与男友的“甜蜜”相处日常。
但与那些动不动就是奢侈品和世界旅行的“炫富型娇妻”不同,这位女孩所记录的“甜蜜故事”都相当质朴、甚至有些令人难以理解——
想花钱买键盘,被男友“理性”劝退;
游戏氪金花了一百来块,立刻被男友斥责“你很有钱是吧”;
甚至,连男友给她买“进口避孕药”都成了幸福的来源……
115202w32kock2eicl2zo8.jpeg

许多人把 @蒙淇淇 @徐徐入月来 @岁月致柔 等博主写的这类诡异“秀恩爱”文字,统称为“娇妻文学”,并且把她们一个个地钉上耻辱架。
有人认为,这类文字令人不适的共同源头,在于她们自我催眠式的“敌意”—— 仿佛一边吃着屎,一边斜眼同情着别的女孩吃不到屎。
出自网友辣评
对于这位女孩的“全网嘲”,其实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所以,今天我们不再说那些嘲笑的话,也不只是简单表达不理解——
从“娇妻文学”的产生,到气质的微妙改变,再到故事里那些惊心动魄的细节,我们尝试去寻找更多“娇妻文学”存在背后的原因。
娇妻文学,也能降级?
大部分人都知道,“娇妻文学”本质上并不是一个新词。
最早让这类“娇妻式秀恩爱”微博传播开的,应该是凡学鼻祖 @蒙淇淇77
在她的微博里,他总是送包送车送化妆品,她心情一差他就陪飞国外看世界,她一个电话就能让他穿越千里之外出现在面前。
115203rnddlglng3ko1son.jpeg

这种“娇妻”的逻辑,是自认为体现了自己心中女人的“唯一价值”—— 百分百拿捏一个男人的心,让他对自己“百依百顺”。
即,女性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依靠的不是个人能力,而是拿捏男人的手段,掌握男人的程度。
这已经是一种十分明显的“自我物化”。
在这种逻辑下,全世界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封建的、落后的“宫斗舞台”。
115203yzrxlbs3t6tc3out.jpeg

而奇妙也可怕的是,“娇妻文学”的形态和种类发生了变化。
从享受男性的“百依百顺”,变成了享受男性的管控与贬低——
很难想象,已经自我贬低到“全员宫斗”程度的“娇妻文学”,竟然还有向下坍塌的可能性。
先是让渡权利,从完完全全的被顺从中获得“被宠爱”的满足;
再是依旧让渡权利,却从被控制与被贬低里寻找一种“打是亲骂是爱”的满足。
许多女性网友自嘲道:
这简直就是一场“娇妻贬值”与“娇妻降级”。
出自网友评论
她的故事,与你有关!
或许有人认为,“娇妻”是对于这类女性的绝佳概况。 我必须先说,我并不喜欢“娇妻文学”这个词。
即使通俗、易懂、简化的“别称”才能达成更广泛的传播。但这个词的出现,总会让人觉得这些被审判的语言,以及那位写出它们的女性,好像只剩下了娱乐性。
这样的娱乐化,会让我们带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去看待她——
以至于在她的文字里,她是客体。
在“看客”的眼里,她也成了一个客体。一个只值得被审判,被嘲弄,被抛弃的特殊个体。
甚至是—— 基于对这个“奇葩”女性个体的粗暴贬低,进一步坚定自己的清醒、理智、高大的形象。
“只有这种莫名其妙的‘娇妻’才会写这种东西,有这种心态。我绝不会。”
“这些‘娇妻文学’就是个遥远的热点,饭后的谈资。与我无关。”
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所谓的“娇妻文学”——我更愿意把它称作女性在亲密关系中的某种 “自我欺骗心理”——这并不是一样稀少的、猎奇的现象,它的存在远比我们想象得更加普遍。
115204as1uv1zux7b8n4jb.jpeg

由于无法正确地正视现实,尚未捕捉到看清全貌的那束亮光,或者说只是感觉到了一丝异常,而已。而这一丝异常,不足以掀翻整个现在进行时的生活。
因此,反而开始了一场盛大的“自我催眠”。
人只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于是,渴望幸福、渴望依赖、渴望“被带领”与“被思考”的人,开始说服自己从“管制”里获得幸福感。
即使在外人看来,这份“幸福”来得如此的歪曲,渺小与卑微。
但久而久之,潜移默化,她相信了。我们都相信了。
这种心理,潜伏在一丝一毫的生活细节里——尤其是在女性的生活里。尤其是在那些乍一看微不足道、实则代表着某种“主体性”的事儿里。
举个例子。
夏天到了,男友不允许你穿小吊带: “你是我的人,穿那么裸露出去给别人看?!”
大吵一架后,你心里还有点小开心,你觉得这代表 “他在乎我”以及 “我看上去很有魅力”
而你想到的说服他的理由是: “我穿得性感,你带我出去不是更有面子吗?”
男友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115204m5g1x11v7x5w57jj.jpeg

小红书甚至专门有“男友不让穿系列”
在这种语境下,“在乎”与“爱”成为了一种管控。男性是亲密关系中的主体,女性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被管控、被携带的客体。
由于受到的质疑颇少,大家几乎默认了男性的主导权,甚至将这种所谓“男子气概”与“占有欲”奉若常态。
而当女性也被这种流氓式的“逻辑自洽”说服的那一刻,自然也走进了这种逻辑之中。
才会连“做自己”的方式,也变成把自己矮化成对方的“装饰品”。
博主@这个月 对“娇妻文学”事件的评价中,如此形容大众所默认界定的“女性价值”:
“男人是女性魅力的注脚,而魅力是女人的生命。”
115205mjj8553q10jjbj33.jpeg

这不仅解释了这种在情感中“自我欺骗”的心态的起源,也解释了生活中无数相关小事背后的逻辑——
连许多女性自己都相信着,“魅力”才是女性的唯一存在价值。
因此,在一个阶层里,会出现在名包、化妆品不断,全世界满地飞的“娇妻文学”。
在另一个阶层里,就会出现不让游戏氪金,不给买新键盘的“娇妻文学”。
无论是宠爱还是管控,男性的注意力投入到女性身上,就代表着自己“有人要”、“有魅力”……
而在这种心态中,不被男性承认其魅力的女性才是最“底层”的,没有价值的存在。
115205ucsuvz4ekheuhshc.jpeg

隐形压迫,仍在上演…
开头提到,@徐徐入月来 微博曾经记录过一则关于 “避孕药”的故事。
如果说他的其他微博内容,只让我感觉不适与匪夷所思。那么这则微博,我感受到的更多是一种对于“状况”的痛苦,与愤怒。
115205uvz3tpetvn5mimbr.jpeg

文中可见,男方不仅不做好避孕措施,还自夸自擂攒钱给她买“进口避孕药”的行为。如此不负责任的做法,在他嘴里成了“疼她、爱她、对她好”的铁证。
而这个女孩真的被男友的说辞所说服,毫无顾虑、沾沾自喜地把这则“甜蜜对话”写出来,分享给所有人。
她傻吗?
当然傻,但这份“傻”是被塑造而成的。
她这样说,显然并没有受到有关“避孕知识”的良好教育,也没有人在她应当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给她一个正确的、完整的、客观的引导。
以至她在鱼龙混杂的观念里摸索来、摸索去,最终干脆放弃了思考,选择相信这个他认为值得依赖的男性。
出自网友评论

而这名男性,同样没有接受到上述一系列的教育。
更可怕的是,作为一名无需承担任何生理后果的男性,他的不负责任的、将代价全部推给女方的行为,从来没有受到任何本应有的“约束”与“谴责”。
于是,一切变得理所当然。
在男性荒谬的“逻辑自洽”与女孩习惯性的“自我欺骗”下,这件事发生了,还是以这种“炫耀”的形态,发生了。
而这正是无数男女亲密关系中“隐形压迫”的一角。
而与“性”相关的一角,就是其中最压抑、最灰暗、代价最大的那一部分。
115206m7xt7rk5x0rnzntt.jpeg

@徐徐入月来 与男友的聊天记录
其他的部分,悄悄隐藏在相关事件的评论区里。
有人说,自己的朋友曾经娇羞地分享: “他把我摁在水里 20 多秒,闹着玩要把我淹死。”
有人说在拍视频“吐槽”自己的老公,却变相地当成一种“秀恩爱”。
“秀恩爱”的评论区是: “同款老公,我吃螃蟹食物中毒,他第二天继续点。……买了个带农药的野外使用的驱蚊水给我用。……”
被询问原因之后,她回复:“(你)不如理解成一种妈妈提到自己家傻儿子的宠溺和无语。”
在这样的自我催眠下,男性的占有欲、掌控欲、施暴欲、对于身边人的轻视与懒惰,都被努力地解读成了一种“爱”的体现。
115206qc3rkzjrar2avq02.png

曾经,大女主追求的爱情是“我很有钱,我不需要你提供给我什么,只需要真实的爱。”
如今,这一切似乎在悄悄变化——
许多下沉平台里,越来越多的女性在说: “男人,你必须要真金白银地来爱我。我值得这么多钱。”
115206vpzhk78m6uc6qq86.jpeg

出自博主@这个月

对此,我实在想告诉大家:
我们可以追求爱情,但一定不要让自己往更差的关系状况中妥协。
比如,主动让步自己的权利,主动把自己当成客体。
我们能做或许只有一点,就是不要放弃思考——
把自己当成一个只是金钱换不来的、拥有充分个体价值的、完完整整的个人。
TA的其他文章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专业的编辑写手交流平台

写手之家

写手之家建立于2007年,是家有十余年的老牌网站

在国内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居同类网站之首

是最具权威和专业的文化类兼职网站

Copyright   ©2007-2022  写手之家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3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