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新闻]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

[复制链接]
三千尺。 发表于 2024-6-28 13: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查阅更多信息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编者按:几乎每个月都有一些网文改编成影视剧,网文改编的是非一直不少。每月的网文改编观察,提取当月网文改编中存在的某个共性问题,与大家一起透过现象看本质。6月聚焦的网文改编剧为《墨雨云间》,谈谈爽文改编的“爽”与“不爽”。

改编自网络小说家千山茶客知名网文《嫡嫁千金》的剧集《墨雨云间》,成为第二季度剧集市场的黑马。虽然《嫡嫁千金》本身也是一部爽文,但从爽文到爽剧的改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此前改编自爽文的网剧虽不少,扑街的十有八九。何况《嫡嫁千金》虽是爽文,但120万字的体量也是相当惊人,改编为剧集后如果节奏不够利索,爽感也要减半。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1.jpg

《墨雨云间》海报

《墨雨云间》之所以受到观众欢迎,是因为编剧较好地复刻小说中的爽感,并进行适当的升级,满足观众娱乐消遣的需求。

不过,《墨雨云间》剧情的后三分一,也被一些观众批评“爽剧不爽了”。根源在于,编剧对复仇的处理,仅仅限于坏人得到惩戒,而未真正伤及造成悲剧的机制。这是爽剧《墨雨云间》的思想局限。

爽感升级

小说《嫡嫁千金》是大爽文,跟小说相比,《墨雨云间》的爽感大大提升了。

爽感首先来自“先抑后扬”,通过情节的起伏和角色遭遇的反差,营造出强烈的情感体验,让观众跟随主角经历低谷之后,享受更为酣畅淋漓的逆袭快感。

《墨雨云间》让“抑”更为压抑,“扬”的反弹也就更具爽感。剧中的坏人几乎都更坏了,女主角薛芳菲/姜梨(吴谨言 饰)以牙还牙的复仇策略虽一以贯之,但她的反击更为有力。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2.jpg

薛芳菲/姜梨(吴谨言 饰)

坏人更坏,以剧情前半程让人印象深刻的冯裕堂(张百乔 饰)为例。他由抖音网红张百乔饰演,坏得让观众恨得牙痒痒,一度导致不少人抖音取关张百乔。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3.jpg

冯裕堂(张百乔 饰)

在小说中,冯裕堂是很坏,但他很懦弱,并非完全没底线。比如当他收到永宁公主(剧中的婉宁公主)刺杀姜梨的命令时,他是害怕的,“谋杀当朝首辅的女儿,想到此事,冯裕堂就心惊肉跳,他不敢!”最后冯裕堂的死法也很常规,被问斩。

剧中冯裕堂坏的指数直线升级。他受贪欲驱使,利用手中的权力,将他主政的淮乡变成个人敛财和暴政的舞台,更对薛芳菲之父及普通民众施以残酷的惩罚和压迫,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冯裕堂还有畸形变态的欲望,对无辜女性进行极端虐待和侮辱,直接虐死了帮助薛芳菲的琼枝(吴佳怡 饰)。

冯裕堂被写得越坏,越能激发观众的道德义愤和情感共鸣,当观众越恨,薛芳菲战胜冯裕堂时,观众会感受到更强烈的道德上的胜利和情感上的释放。

剧中的冯裕堂的死法很惨,活捉他之后,薛芳菲一刀一刀地刺向他并阉割了他……“私刑”不应该提倡,但观众这一刻爽到了。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4.jpg

薛芳菲复仇冯裕堂

《墨雨云间》的爽感比小说更强,另一主要来源是主人公身份设定的变化。

小说中,薛芳菲是死亡之后以姜梨的身份重生,薛芳菲就是姜梨,哪怕有人怀疑姜梨变了,也没有办法在她的身份上做多少文章。《墨雨云间》采用《锦绣未央》的改编方法,薛芳菲没死,而是姜梨死了,她冒充姜梨的身份进行复仇。

冒充身份的情节天然包含着被揭露的风险,每一次薛芳菲面临被拆穿的危机时,都像是走钢丝一般,既危险又刺激。当薛芳菲成功反拆穿,化解危机,便会带来逆境求生、智斗胜利的爽快感。

譬如婉宁公主(李梦 饰)在殿前直接拆穿薛芳菲的身份——这是让人紧张的一刻。但薛芳菲的脑子实在动得太快,有理有据反驳了婉宁,还让婉宁恼羞成怒。这是成功的先抑后扬。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5.jpg

婉宁公主(李梦 饰)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6.jpg

婉宁被薛芳菲反将一军

《嫡嫁千金》虽是女主角开挂的大爽文,但120万字的篇幅不乏“注水”,不费脑去读都很累。改编成爽剧后,要想更爽,节奏还得更快。

这需要精简不必要的旁支情节和一些不重要的人物,直接聚焦于少数反派、核心冲突和高潮部分,确保观众能一直被吊足胃口。

《墨雨云间》不少精简处理都不错。小说中姜梨还有一个丫鬟白雪,与桐儿都是薛芳菲的左臂右膀,占据的笔墨不输桐儿,剧中几乎是直接俭省这个人物;宅斗部分,小说花费很多笔墨去描写姜玉娥的坏心思,主要是凸显身为庶女的她的某种“心理变态”,剧集相对淡化了她,既可避免过度强调嫡庶观念,也能将矛头集中在季淑然(陈乔恩 饰)身上,冲突更为直接明朗。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7.jpg

季淑然(陈乔恩 饰)

爽感的升级上,《墨雨云间》还有一个不错的改动:男女主角的感情线更有张力。

小说中的男主角姬蘅,给人最深的印象是他的“妖艳”。小说里如此描述,“姬蘅此人,极美极冷,倒不是说他待人疏离,而是内心残酷,喜怒无常。也许上一秒还在对你柔声相待,下一秒便能眼都不眨的令人将你拖出去砍头”。姬蘅有两个爱好,一是赏花,二是看戏。“他的府中收集了各种世间奇花,喜欢招戏班子听戏。听得不错的,赏金千两,听得不好的,就叫人连人带戏班子滚出燕京千里之外,燕京城里的伶人都对他又爱又恨。”

小说中他与姜梨的关系,不少读者是嗑不下去的。一来是前文所提,姬蘅人设妖艳乖戾,这与一些读者所喜爱的男性气质差异较大(不是说男的不能妖艳);另外一个原因是,多数时候,姬蘅只是以“看戏”的心态看薛芳菲复仇,时不时出场,时不时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点拨下薛芳菲、点评几句,假若作者不写他,薛芳菲的复仇也并非执行不下去。姬蘅有点“挂件男主”的味道,与薛芳菲的感情升华显得莫名。

《墨雨云间》由王星越来饰演萧蘅,选角上是成功的,演员的英气平衡了角色的“妖艳”,赋予角色更多的坚毅和力量感;王星越演技也拿得出手,眼神里有东西,既有温柔也有坚定,让萧蘅一角在妖艳之外,有着更多内在的刚强。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8.jpg

萧蘅(王星越 饰)

编剧让萧蘅的主线任务,与薛芳菲的复仇相互交织,他们有各自的使命,又有共同的敌人,这就决定了他们有时需要并肩同行,有时需要相互利用,夹杂着信任与猜疑、合作与竞争,更有层次。

薛芳菲与萧蘅的情感在一次次的考验与合作中逐渐深化,循序渐进的过程让观众得以去理解和感受他们的心动,避免感情线显得突兀牵强。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9.jpg

萧蘅与薛芳菲的感情线受到好评

一个成熟的剧集市场,应该是百花齐放的。有创作者追求艺术,有创业者就只是追求商业,前者更值得鼓励,后者存在即合理。当前国产剧的最大问题是,明明很多剧集走的就是商业路线,可它们竟然连拍得好看都做不到,既没艺术性也不好看,观众干嘛选择你?

《墨雨云间》至少做到爽剧的本分,并为爽剧的改编提供了一些方法论。

爽剧不爽

当然,商业化的爽剧也可以有所表达,让观众在娱乐消遣的同时有更多心灵上的触动,有对现实社会的反思。

从季淑然和婉宁公主这些女性反派的刻画来看,《墨雨云间》是有些想法的。她们在小说中很坏,但坏得没什么个性,剧中要立体得多。

小说中,季淑然很情绪化、沉不住气,让姜梨占据上风后,“回来后恨得在院子里摔了满屋的花瓶瓦罐”,这个形象真不如剧中那个坏得冷静且胸有成竹的季淑然。

同时,剧集更加凸显季淑然父权牺牲品的经历。季父控制欲极强,不仅限制季淑然与画师柳文才的爱情,还要她嫁给侯府傻子(小说中是纨绔子弟)。为了不去侯府,在季父唆使下,季淑然下毒让好姐妹叶珍珍(姜梨母亲)丧命,顶替叶珍珍嫁进姜家当正妻。可以说,季父直接影响了季淑然的人生轨迹,季父是摧毁季淑然的第一人。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10.jpg

季淑然的父亲逼迫季淑然作恶

小说中的永宁公主,一心想嫁沈玉容,她在与沈玉容的关系中并不是完全占据上风,甚至还有点卑微。她一度很担心沈玉容不娶她,“沈玉容等得起,她永宁公主却等不起,其中若是中途出了什么差错可怎么办?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占有他”,“现在沈玉容退缩了,永宁公主险些为此事与他翻脸。但沈玉容执拗得很,这下子,连永宁也感到无奈”。

再看看剧中,沈玉荣是婉宁的爱人,也是她的玩物,她打完沈玉容,心疼他的方式是晚上不罚他跪了。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11.jpg

婉宁“疯”得很有特点

剧中的婉宁有点“疯批”,李梦出色的演绎让她疯得更带感。当剧中呈现了婉宁悲惨的前史——她是彻彻底底的封建皇权/父权的牺牲品,不少观众对她心生同情。

由于大燕国力的衰弱,婉宁被迫送往敌国为质,以换取短暂的和平。在敌国,婉宁失去皇族的尊贵地位,被当作牲畜一样欺辱和捉弄,人格尊严被狠狠地践踏在地。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12.jpg

婉宁有过相当屈辱的经历,她是皇权的牺牲品

这段屈辱而痛苦的经历,让婉宁的心中充满憎恨。她恨父皇的放弃,恨皇兄的逃避,恨那些给她带来无尽痛苦的人。她从天真烂漫的公主,变成疯狂偏执的女人。

婉宁的心理呈现出一种深陷于嫉妒、自卑、渴望与绝望之间的复杂状态。她对纯洁的向往与自我身份的不认同形成尖锐的矛盾,这种内在的冲突,驱使她采取一系列自我毁灭和伤害他人的行为。

从《墨雨云间》对季淑然和婉宁的改编上,可以看出它有一丝女性主义色彩,试图以“疯女人”控诉封建皇权/父权制。这样的立意,本身是值得肯定的。

可明明不错的改动,为什么会让观众觉得“不爽”呢?

纯粹作恶的反派只作为推动剧情的工具(比如冯裕堂),观众缺乏情感共鸣的基础,看到他们越惨观众越开心。相形之下,当季淑然、婉宁等反派角色被赋予更丰富的前史,展示出她们的悲剧性根源,观众的道德立场可能变得模糊,情感反应会更加复杂——观众的情感无法完全寄托于任何一方,减少传统复仇故事中的直接爽感,转而增加了道德和情感上的考量。

一方面,观众理解并同情季淑然与婉宁的不幸,觉得如果复仇只是以她们的灭亡为最终结果,那也不得劲——伤害她们的人和制度不应该付出代价吗?另一方面,她们的恶毒行为不值得原谅,观众又认同薛芳菲的复仇行为。

这就对编剧的能力提出更高的挑战:如果反派下场太好,观众会觉得“不爽”;但如果反派下场太惨,造成反派悲剧的机制岿然不动,观众也会觉得“不爽”。

《墨雨云间》后段让观众觉得“不爽”,一则是编剧滥用了她的同情,出于对一些反派的同情,让她的下场不至于太惨。比如季淑然,害了那么多人,桐儿也算是因她而死(这是剧版改编的争议之处,实在没必要把桐儿写死),季淑然最后也仅仅是疯了,并在不错的环境中“颐养天年”。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13.jpg

作恶多端的季淑然疯了,但还能“颐养天年”,也是够离谱的

二则,有些反派虽然恶有恶报、罪有应得,但编剧只是控诉了皇权/父权制,却不敢真的扳倒它,“让好人变坏”的制度岿然不动。所以,婉宁最后虽然死了,但观众还是觉得“不爽”,为了沈玉容那样的狗男人值得吗,狗皇帝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14.jpg

婉宁下线

网文改编观察丨《墨雨云间》:爽剧的爽与不爽-15.jpg

虽然剧集将皇帝刻画得“正面”,但他本质上是一个坏制度的化身

如何把反派写得立体、既有批判的深度,又不损害观众的爽感?这需要编剧构建一种更高级的爽感——薛芳菲既实现她的个人复仇,让季淑然、婉宁灭亡;也实现了对让季淑然、婉宁成为“疯女人”的坏制度的复仇,事实上,薛芳菲和姜梨也是这一制度的受害者。季淑然或婉宁下场再惨、观众内心再同情季淑然或婉宁,也会因坏制度的倒掉而获得慰藉。

只有当薛芳菲的复仇不仅仅是个人恩怨的终结,而是触发更广泛的社会制度的反思、批判与变革时,爽剧才能超越单纯的情感宣泄,具备更高的艺术价值和思想价值。

这是《墨雨云间》没能做到的,也是“爽剧不爽”的根源。
TA的其他文章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专业的编辑写手交流平台

写手之家

写手之家建立于2007年,是家有十余年的老牌网站

在国内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居同类网站之首

是最具权威和专业的文化类兼职网站

Copyright   ©2007-2024  写手之家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3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