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新闻] 网文作者生存实录:顶流年入百万,底部月入3元!

[复制链接]
写手发布官方 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4-7-4 18: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查阅更多信息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qw1.jpg

采访、撰文|桃子编辑|灯灯十点人物志原创

在人们的普遍印象里,网文作者是一种门槛低、来钱快、易致富的职业。

根据中国作家协会发布的《2023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我国网络文学用户的规模已达到5.2亿人次,网络文学2023年营收规模约340亿元。网文的盈利模式多元且利润惊人,订阅打赏、版权销售、广告分成、衍生品售卖,成就了“键盘一响,黄金万两”的造富神话:

著名网文作者唐家三少《斗罗大陆》版税过亿、天蚕土豆凭《斗破苍穹》收益近2000万、《庆余年》作者猫腻年收入过亿、00后大四学生季越人去年凭借《玄鉴仙族》实现年入百万……

然而,市场光鲜的背后,潜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辛酸和不易。在网文界有一句话:“100个网络写手,至少90个没有收入,剩下10个人,也许只有1个人能赚到令人羡慕的财富。”真正实现财富自由的头部作家只是极少数,大多数底部网文作者的生存状态可谓举步维艰。

我们和几位底部网文作者聊了聊,他们之中,有人是公务员,有人是宝妈,也有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凭着对写作的热爱和改善生活的期望踏入这一行后,很多人发现,这份看似“有手就能写”的工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qw2.jpg
飞舞的键盘前,坐着疲惫的字匠

九月的北京,仍是酷暑。半夜12点,室友们早已酣然入梦,一片漆黑之中,只有花花坐在电脑前苦思冥想:如何设局?如何让男女主入局?如何破局?

三年前,花花正式成为了晋江文学网的签约作者,彼时,她还是北京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

根据晋江的要求,新人作者必须日更3000字才能登上“新晋作者榜”,获得官方流量推荐。为了争取更多曝光,花花马不停蹄。放假的时候还好,除了码字没有其他的事情打扰,但开学以后,花花逐渐感到力不从心。往日寝室里最早睡觉的花花,在“日更3000字”的压力下,再也没有在凌晨两点前躺下。

对于网文作者来说,日更压力是最普遍的创作难题。为了保证日活,抢占市场,各大网文平台推出了五花八门的机制,以鞭策作者写稿。在晋江,日更3000字有更大几率获得官方流量推荐,而在番茄小说网,这个门槛大约在4000字左右。除了这些隐形标准,还有更为显性的“全勤奖”——大多数网文平台规定,作者日更3000~9000字,每月能获得600~2000元的全勤奖励。

qw4.jpg

各大网文平台的全勤奖标准

22岁的宝妈七七曾经是一位客服,生完孩子后,不想在家闲着,于是开始在七猫小说写网文赚零花钱。相较于其他平台,七猫对新人更加友好,1000字/20元的稿酬,加上全勤奖,能达到1000字/26元的收入。也就是说,只要日更4000字,七七一个月就可以赚到3000多块。

然而,一开始雄心勃勃的七七,低估了日更4000字对新手的难度。她没有写作经验,几乎一天24小时都在苦思冥想剧情的走向,连做梦都在焦虑地想剧情,经常是人在照顾宝宝,思绪早就飞向了另一个世界。

许多网文作者的共识是,这份看似“有手就能写”的工作,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好干。

小煊在东北当公务员,受“体制内工作的大刘写出了《三体》”的故事激励,他萌发了写网文的念头。小煊坦言,体制内的工作虽然体面、安稳,但规矩多,赚得少,这让他时常感到心有不甘。在一次与弟弟的聊天中,他随口创作了一个男频网文的故事梗概,被弟弟直呼“内行”,这让他信心倍增,似乎年入百万与自我实现就在眼前,唾手可得。

成为兼职网文作者后,小煊每天按分钟安排日程:下午4点20下班,回家路上点外卖,4点40左右到家,小煊只给自己留了10分钟的时间来吃饭,收拾完毕,从5点开始,一直到凌晨一两点钟,小煊便一直埋头于码字中。

那三年里,上班、下班、码字几乎成了小煊生活的全部。他将所有心血都倾注在写网文上,因此失去了两任女友,“我没有时间陪伴家人和女朋友,而且如果写文时被其他事情打扰,我会非常恼火”。

有段时间,小煊的手腕受了伤,码字时如针扎般疼痛,手腕肿胀得厉害。但为了能完成小说,他不肯休息,每写完一章,就把自己的手放在冰水里泡一泡,一天写七八章,手就要泡上七八回。

比起身体上的折磨,小煊觉得精神上的压力更可怕。他每晚写到一两点,之后很难安心入睡,躺在床上,小煊满脑子都是:数据涨没涨?涨了多少?受不受欢迎?有没有人投票、收藏、刷礼物?

小煊的焦虑并非没有道理。在网文的世界里,数据就是王道,它直接关联着作品的曝光率和作者的收入。点击率、收藏数、投票数和打赏金额,这些数字构成了一个作者成功与否的直观指标。小煊知道,只有当这些数字足够亮眼,他的作品才能得到平台的推荐,吸引更多的读者,从而带来更高的收益。

qw5.jpg
小煊的网文数据 | 图源受访者

同样陷入数据焦虑的还有宝妈七七。七猫平台每天凌晨12点更新数据(如在读人数等),这时全家人都睡了,黑暗里只有七七的手机屏幕亮着光,她守在那点光里,紧张又焦虑。在读人数破千,她就兴奋不已;在读人数寥寥二三百,她便彻夜难眠。

长期处于高强度的日更任务与精神压力之中,许多网文作者都有各种各样的慢性病。七七患上了腱鞘炎,因为常年熬夜,头发一把一把地掉;为了找灵感不时小酌几杯的花花,本科毕业时尿酸值高出正常值近两倍。

qw6.jpg

十分耕耘,一分收获

付出与回报不一定成正比,是网文作者需要面对的残酷真相。日进斗金的神话只属于极少数人,对于大多数作者来说,他们的收入甚至达不到全国最低工资标准。

小煊踏入这一行的初衷是靠写文赚钱,逃离朝九晚五的工作,但现实非常骨感,全情投入地写了三年,他开了四五十个“坑”,最后有七八本作品上架,四五本有收益,累积赚了两万多块。因为收入极不稳定,平均算下来,小煊每个月的收入还不敌辽宁省的最低月工资标准1420元。

qw7.jpg

小煊写网文的收入 | 图源受访者

比小煊收入更惨淡的,是入行四年,一共写了四本作品,共计300多万字,却只赚了3800元的花花。

花花第一本有收益的作品发表于爱奇艺,那是一部玄幻题材的女频文,她用了3个月,写了30多万字,最后赚了3000块。在那之后,花花长期陷入了没有收益的窘境,在经历了“码了很多字却无法上架”、“上不了榜单”、“被各种小网站拒稿”之后,接近崩溃的花花开始寄希望于玄学,每天用塔罗牌算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稿。

qw8.jpg

花花的码字数据 | 图源受访者

同样收益甚微的,还有宝妈七七。在写网文的头两个月里,七七的收入极为惨淡,第一个月赚了3块钱,第二个月赚了10块钱。七七认识的另一位宝妈,近一年写了6本作品,最长的一本在120万字左右,但收益聊胜于无。那位宝妈如今已经放弃了写网文,她甚至有些后悔地告诉七七,如果用这些写网文的时间来做些小生意,估计状况会好得多。

网文行业门槛低、蛋糕小、竞争大的特点,让底部作者们举步维艰。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数据,2015年至2023年间,我国的网文作者数量从848万上升至2405万。与此同时,2022年的外卖骑手数量是1300万人。用花花的话来说,“写网文,真不如去送外卖”。

读者打赏本就不高的情况下,平台的抽成会进一步削减作者的的收入。除了番茄和飞卢中文网能给到作者70%的分成,其他主流的网文平台如晋江、七猫、阅文等,采取的都是“55分成”的方式。举例来说,如果一本书的收益总共1600元,作者只能拿800元,其他的都被平台拿走。

qw9.jpg
成为大神,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经历了头两个月总共收入13元的宝妈七七,终于在第三个月实现了质的突破——那个月,她赚了3000多。

心态放平之后的七七,不再执着于每天凌晨更新的数据。但为爱发电不代表“躺平”,她仍然坚持日更。很多时候,七七坐在电脑前,双手放在键盘上,眼睛盯着屏幕,大脑一片空白。即使没有灵感,她也逼着自己写,“反正后期都能改,此时此刻必须写,死倔也要憋出来”。

笔耕不辍只是努力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是了解热点、紧跟市场。

“拆书”是不少网文作者追赶市场的主要方法,也是他们的基本功,即选定一本爆文,拆解其主题、人设和节奏,以此学习其中的方法论。入行四年,花花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拆了多少本书,她觉得拆节奏最简单,主要看场景的变化,最麻烦的是拆人设,需要从人物关系入手,是一项极耗费时间的工作。

qw10.jpg
花花的“拆书”记录 | 图源受访者

除了坚持写、跟紧市场,花花认为体察读者的情绪也很重要。

过去几年,疫情严重的时候,无法出校的花花精神一度崩溃。为了释放压抑的情绪,她开始在自己的作品中“发疯”。学习传播学专业的她,把所有章节标题都改成了传播学理论——“镜中我”、“把关人”等都是传播学专业的经典理论。花花将女主设定为一个疯子,她能看到很多东西,但是旁人却看不到,整篇小说的走向扑朔迷离,脑洞大开,充满意想不到的转折。

花花没想到,自己这么一“疯”,竟让这篇文登上了各类榜单,获得了大量读者的喜欢,更新不到十万字,就过了晋江的VIP付费标准,而花花此前的一篇文写了37万字才达到这个标准。

一部网文作品被看见,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写网文的这几年,小煊每天除去上班和睡觉,几乎把所有时间都倾注在了写作上。他认为,努力固然重要,但运气更重要。他曾经有一次机会,差点就实现了月入十万的梦想,但那部作品最终因种种阴差阳错的原因,被平台下架。

几位作者都在采访里表示,围墙之外的人不要冲动入局,毕竟,年入百万是少数,入不敷出才是绝大多数网文作者的现实。

即使后来赚到了钱,宝妈七七也认为靠写网文致富并不靠谱。掉头发、腱鞘炎,每天都处于焦虑中,这种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在她看来,如果想要赚点小钱,写网文并不是性价比最高的选项,写网文需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比想象中更多。

耗费了三年的光阴,小煊最终选择退出网文作者的行列。在被问到“你对那些希望通过写网文来改善经济状况的人有哪些忠告”时,小煊颇为幽默地说,“我唯一的忠告就是,不要试图通过写网文改善经济状况”。

多次经历低谷的花花也认为,如果写网文是为了赚钱,会有很大几率失望,但如果是热爱写作,愿意为爱发电,倒可以尝试加入。

qw11.jpg
花花为精进写作,时常会学习写作相关的课程 | 图源受访者

2021年7月,花花为写作一本小说外出调研,期间将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作品发给了帮她看稿的朋友,结果从头到尾都被朋友挑出了毛病。花花在酒店里大哭,信心跌到谷底,心想这辈子都不要再写文了。

但第二天睡醒后,她看着自己写的故事,觉得那些文字就像她自己的孩子,难以放下,不忍割舍。写作是她从小到大的爱好,这份爱持久、坚定而纯粹。从那一刻起,花花决定,不再受外部干扰,只写自己喜欢的故事就好。

不用每天为了写而写,花花反而体会到了更多写作的乐趣。她告诉我,她现在也有写到凌晨2点的时候,但那不再是因为“日更3000字”的压力,而是因为灵感如泉涌,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参考资料:1 未来商业观察《网络文学的光与暗:有人年入百万,也有人中途下车》
2 CMCC《网络文学作家有人迈进“亿元俱乐部”,有人依旧零收入……》



TA的其他文章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专业的编辑写手交流平台

写手之家

写手之家建立于2007年,是家有十余年的老牌网站

在国内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居同类网站之首

是最具权威和专业的文化类兼职网站

Copyright   ©2007-2024  写手之家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3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