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都市] 结婚12年多,一直不知道老公的工资有多少!后来他的一句...

[复制链接]
13404674537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0-10-23 18: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查阅更多信息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小雨淅沥沥的下着,首都体院馆的里面传来震天的欢呼声。一场精彩的演唱会在喧嚣声中落下帷幕,人们恋恋不舍的开始退场,集结在体育馆各个出口举着海报等待偶像出来。
海报上一个看起来清纯又带着天然魅惑的美少女做出调皮姿势,容颜颠倒众生,那是新一代的亚洲小天后胡魅儿。
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通道拥挤人流中往外走,她穿着连体雨衣,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灵动的眼睛一直扫望四周。
那就是乔装后的胡魅儿,不想被粉丝们围堵,让人意想不到的装成观众,对举着她头像等待的粉丝们视而不见,出了体育馆直奔远处一条阴暗小路。
当她走出人群长出一口气,迈步向着小路角落一辆奔驰越野车走去,嘴里甚至哼起了最拿手的歌。
靠近汽车时一愣,皱眉看到一个奇怪的男子半靠在车门上,悠哉悠哉的抽着烟。
说他奇怪,是因为这人竟然身穿洗的泛白青布道袍,却又剃了一个光头,手里拿着一把古旧油纸伞,嘴里还叼着烟,显得怪模怪样。
她迟疑了一下,仍是低着头迈步往前走,故意改变语调。
“麻烦让让!”
“我叫一念。”
沧桑又沙哑的话语飘入耳中,很有磁性,胡魅儿抬起头,“我管你是谁,这是我的车,麻烦你让让。”
一念嘴角上挑露出坏坏的戏谑表情,“我是你未来的丈夫,奉师命纳你为妾。”
胡魅儿的眼珠都要鼓了出来,“你有病吧?”
看到一念将手抬起伸来,她脚步快速后退,愕然的看到口罩被轻易摘下。
黑色的口罩被一念随手丢掉,用很是一本正经的话语说道,“姿色还凑合,就是不知道身材和手感如何,会伺候人嘛?”
胡魅儿都要疯了,什么叫姿色还凑合!
她十四岁出道,如今十九,五年来凭借美貌圈粉无数,不光是歌声优美动听,演技也一流,参加过数部大型连续剧和电影的拍摄,一场演唱会数万人挤得爆棚,人气旺的不得了。
别的不敢说,姿色在演艺圈没几个女明星能媲美,要不是后台够硬,早就被很多大佬玩弄,根本不可能守身如玉。
就在这时暗中跟随的三个保镖快速走来,从腰间取出甩棍,一个个也要疯了。
这是哪来的神经病,穿的怪模怪样也就罢了,张嘴就要纳亚洲小天后为妾,不是被驴踢了就是脑子进水,该让他清醒一下。
他们气势汹汹冲向一念,胡魅儿脚步后退,退向不远处另外一部车想离开,那里还有个保镖已经打开车门在等,这里的事情交给这三个保镖就好。
“你身为狐妖没听过我的名字吗?动手的话,我很难保证不伤人!”
幽幽的话语传来,胡魅儿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可她还是快速走向那辆开门的车。
就在这时一念动了,他左手烟头弹飞,烟头正中一个保镖面门,右手离开了油纸伞伞柄。让人惊愕的是,油纸伞没有掉落,赫然没有任何支撑的悬浮在他头上。
三个保镖只是稍楞一下,他们人狠话不多,相互配合将一念围在车边举起手中甩棍就砸。
胡魅儿没忍心再看,她迈步到了车前快速迈步要上车,听到了身体落地的声音。
“啪!”
拍击声响起,刚抬起一条腿的胡魅儿整个身体都变得僵硬,赫然是被人打了屁股,这对她来说就是亵渎!
坏坏的话语身后传来,“弹性不错,话说你的保镖也太菜了。”
顾不上娇羞,一滴冷汗从胡魅儿额头滴落,她歪头看向那边,只见自己三个保镖已经倒地任由雨水侵袭。
“快上车!”
仅剩下的保镖惊呼,胡魅儿猛的往里窜,可一串念珠套在了她脖子上。
“你要是不乖,哥以后把你当宠物养,就不是小妾了哦。”
戏谑的话语再起,胡魅儿猛然回身,眼神变得凶厉,雪白的手指生出半寸长锋利指甲,闪动金属般的光泽一把抓住了一念的脸,猛的一扣。
“你在给我挠痒痒吗?”
戏谑话语传入耳中,胡魅儿水灵灵的大眼睛都要瞪出眼眶,自己这一抓足以捏碎木头,意识到对方不是普通人这才用了全力,却连他一根汗毛都没伤到。
这得多厚的脸皮!
一念伸手抓向她手腕,胡魅儿快速缩手,她以为绝对可以躲过,却震惊的看到手腕还是被抓住,还被一念高举胳膊将整个人拎了起来。
她的双脚猛踹,却如同踢在了钢板上,身体又被一念另外一只手抱住,强悍身躯紧紧贴在她身上。驾驶室的保镖快速下车,低吼一声手拿匕首绕车冲来。
一念在她耳边戏谑出声,“弄脏我衣服了,在闹把你打回原形。”
又看向冲来的保镖,“那边的狗妖,狗肉有一百多种做法,你当哥不吃狗肉吗?”
“退下!”
娇喝声从胡魅儿嘴里发出,最后一个保镖忠实的执行了命令停下脚步,一脸震惊的看着一念,没想到他能看出自己真身。
胡魅儿强挤妩媚笑容,“这位大师,您弄疼我了。”
一念立刻松手,轻轻落地后她眼珠乱转想跑。
“别打歪主意,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纳你为妾是我两位脑残师父的主意,你要是跑了,他俩发起疯来会屠了青丘狐狸窝。”
话音未落,他竟然直接将胡魅儿抗在肩头径直走到路边一辆电动车,到近前才放下来看向呆傻的胡魅儿。
“愣着干嘛,上车。”
胡魅儿晃了一下头,“请问您尊师是?”
“这世界上疯疯癫癫动辄灭族的人估计没那么多吧?”
话语很轻,胡魅儿却如遭雷击,两个恐怖的名字出现脑海,她扭头看向保镖。
“你回家说一声,就说我被一念大师请去作客。”
说完她看看窄小还潮湿的电动车后座苦笑道,“开我的车吧。”
一念眼角明显抽抽了一下,又露出个天真灿烂的笑容,很正经的说道,“我不会开汽车。”
胡魅儿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这人竟然骑着辆破电动车强掳自己,这是多大的心。
“扔了你这破电动车吧。我开车,地方随你选。”
她确实不敢跑,一副豁出去的表情,以为一念就是图谋自己的姿色和身子,玩弄一番就会离开。
一念倒也干脆,电动车一扔跟着她来到奔驰车前,胡魅儿检查了一下三个保镖只是昏了过去这才开门,脱掉雨衣和鸭舌帽一扔上车。
副驾驶门打开,一念上车后放下油纸伞又掏出一根烟点上,根本不顾胡魅儿对烟味的抗议,嘴里低语。
“霸下集团董事长的家。”
胡魅儿愣了一下,歪头看看一念,样子还算俊朗,双眼还带着一丝忧郁,忍不住问道。
“你抓了我不去开房,去那里做什么,王天傲可不好惹。”
“那是我爹!”
简单的四个字让胡魅儿再次震惊,这一辈子都没今晚震惊的次数多。
“我从没见过面的爹!奉师命回家认亲。还特么得带着儿媳妇去,靠!”
一念不但骂骂咧咧,双手还同时伸出中指,脸都有点扭曲,看起来很不情愿。
胡魅儿诱人双唇张的老大,她听出来了,自己就是那个要被带去的儿媳妇,一念直接抢了!
“你是王天傲私生子?”她惊讶出声。
一念身子往座椅上一摊,“光明正大生的,只不过出生时天有异象,被我俩疯疯癫癫的师父一忽悠,我这王家大公子被弄进山沟里十八年!别废话了,开车吧,管住你的嘴,我不喜欢长舌妇。”
胡魅儿傻傻的开车前进,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自己堂堂青丘小主,无数粉丝崇拜的亚洲小天后,如今被他强掳,他还不开心的样子,这叫什么事哦。
想到他两个让人恐惧的师父,不由得冒出一个念头。以他的身份倒也配的上我,自己恐怕还高攀了。
这个念头从胡魅儿脑子里突然冒出,又想到自己比他还大一岁,脸立刻微微羞红斜眼又看他,看起来比之前顺眼多了。
可事情远没她想的那么简单!

想到自己没被拉去直接挨炮轰,而是要被带回家见父母,这就安全多了,胡魅儿心里轻松不少。
她好奇询问,“一念弟弟,你多高的战力,我怎么都伤不了你?”
一念翻翻白眼,“说出来怕吓死你,哥是金刚不坏之体。别说你,就算你爷爷遇到我,他也得唱征服。”
嚣张中带着霸气,胡魅儿虽有些不满眼中却露出欣赏之色,那个少女不怀春,她地位和名气太高,虽然众多贵公子追求,却一个都看不上眼。
平时还看多了霸道总裁文,幻想着有一天一个实力强横又霸道的男人追求自己,独宠自己,自己可以把一切都交给他,如今这个男人貌似出现了。
想着想着她竟然笑了,这一笑如同百花盛开,其他一切都没了颜色,水汪汪的大眼睛眯成了月牙儿,性感双唇微微上翘露出妩媚至极的神色,如果被其他男人看到,绝对疯狂。
“别笑那么傻,你只是个小妾而已。哪天惹哥不爽,把你打回原形仍回青丘狐狸窝。”
一念说完还伸个懒腰,这让胡魅儿很是不爽,自己哪一点都是女人中的极致,他还亲手来抢,如今却表现的这么不在意。
“哼!你现在心里在偷笑吧?”
说完还一挺上身,下一刻一念将手放到了她腿上手指连续点动几下,胡魅儿从没被男子如此轻薄,脸露出娇羞神色。
“别闹,我开车呢。”
“谁跟你闹,这么细的腿有什么好摸的,给你检查身体呢。气血淤积妖丹,经脉逐渐拥堵,难怪实力这么菜,小时候受过重伤没痊愈。胸是真的假的,不会隆过塞得硅胶吧?”
前面那些话还能听,尤其是他竟然诊断出自己的病症,可后面就没发听了。更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一念还伸出手捏了一下。
“哦,是真的。改天在彻底检查吧,顺便给你治治病。”
放心似得说完他这才放下手,脸上毫无波动,还是那么一本正经。
“你……你……”
胡魅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千言万语变成一句话,“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好色又厚脸皮的人!你还到底是不是出家人?”
“我还俗了。要不是师父交代的任务,你我此生不会相识。”一念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
“嗡!”
胡魅儿直接油门踩到底,车速飙升,数分钟后才忍不住娇喝。
“一嘴一个师命,我就不信那两位前辈会这么不靠谱。”
“这已经很靠谱了,你知道他俩交给我的终极任务是什么吗?”一念露出哀伤和不甘神色,紧跟着怒吼,“这俩疯子,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强的男人也就罢了,还将我逐出师门,十年之内必须干掉他俩……”
一席话又将胡魅儿劈得外焦里嫩,哪有师父让徒弟弑师的,再次将诱人红唇张到最大程度。
“这怎么可能!”
听到她的尖叫,一念苦笑,“别忘了他俩的称呼,疯僧癫道不是白叫的。”
“如果办不到呢?”胡魅儿愕然的看着他。
“杀我全家,灭王家全族。”
“嚯嚓!”
一念的声音不大,仿佛事情跟他无关一样,天空却突然响起一道霹雳,雨下的更大了。
车里一阵沉默,只剩下胡魅儿有些粗重的喘息,她在衡量事态,如果一念被逐出师门,那他就没了最大的依仗,单靠王家大少的身份可配不上她这青丘小主。
可如今被他俘获已经身不由己,只能是期盼青丘快点来派人解救自己,先与他虚与委蛇应付着,免得失身。
车一路开到郊外,在一个大型的庄园门前停下,这就是王家大宅,霸下集团乃是世界百强企业之一,王家世代经营,祖宅当然要有气派。
在高耸的大门前车停下,一念打伞下车,看看高耸的金属大门,走向一侧的门房,伸手敲玻璃。
门房里一个老头在守夜,已经睡着,敲打玻璃的声音将其吵醒,瞅了一眼看不认识,不耐烦的喊了一声。
“大半夜的有病啊?有事明早再来。”
靠!
回家还遇到狗眼看人低。
一念咳嗽两声清清嗓子又深吸一口气,嘴角洋溢起坏笑,张嘴狂吼。
“开门……”
狂暴的声响在雨夜中回荡,震的玻璃哗啦啦作响,里面的老头捂着耳朵打滚,车里的胡魅儿也被波及,头都快炸了,耳朵里直嗡嗡。
王家大宅内部更是乱成一片,很多黑灯的房间立刻亮起,侧门打开,五六个身穿雨衣的安保人员跑出。
“谁特么捣乱,狮吼功了不起啊?”
暴躁的话语从一个彪形大汉嘴里发出,他连雨衣都没穿,赤膊上身,下面是大裤衩,露出一身健壮肌肉,任由雨水泼洒在身上,迈大步冲向一念。
“轰!”
暴烈的轰鸣声响起,大汉咽口吐沫停下脚步,其余安保人员更是不堪,有的都跑回了院子,那是一念一拳轰碎了门房一侧两米多高的镇门石兽,碎石崩溅,只剩下底座。
一念扭头看向他,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这位大师深夜来访有什么事吗?鄙人安保队长,这就去禀告家主。”
这安保队长变脸比翻书还快,此时一脸赔笑,一只手在身后摆动,示意手下人赶紧去通知内部坐好准备。
“我叫一念,非要加个姓氏的话,你可以叫我王一念或大少爷。”
王一念?
安保队长眨眨眼,又伸手挠挠头,王家没这么个人啊。
“大……大……大少爷回来啦……”
尖叫声响起,一个安保人员大叫这往里跑,安保队长这才想起白天家主吩咐过大少爷这两天可能回来,让他注意点别发生误会,他这才知道王家还有个大少爷存在。
“快开大门,恭迎大少爷回府……”
随着安保队长的喊声,沉重的电动大门快速开启,一念迈步上车。门房那老头都快吓尿了,大少爷第一天回家就被他拒之门外,感觉自己以后的人生一片黑暗。
见他回到车里,胡魅儿戏谑出声,“你这回家可够别具一格的,哪有砸自己家镇门石兽的道理。”
一念翻翻眼皮,“不知道什么叫下马威吗?”
额……
胡魅儿无言以对,貌似下马威是给新来之人使用,哪有反着用的道理。
电动大门打开,安保人员排成两队在雨中前面引路,由于下雨,车缓缓直接开到庄园中心的四层别墅门前,安保队长亲自开门,一念迈步走下。
“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
一声怒骂传来,一个十四五岁胖乎乎的少年跑到门口,张开双臂阻拦。
安保队长赶紧解释,“二少,这是你大哥啊。”
可小胖子还是不依不饶,“我没大哥,让他滚蛋。”
“立正,闭嘴!”
随着一念的厉喝,小胖子竟然乖乖的站直身体紧闭嘴巴,嘴里只能发出呜鸣声,脸色惊恐,手努力的想掰开嘴。
一念迈步走到近前,伸手轻拍他的肩膀,“小子,这叫真言术,专门对付你这种战五渣垃圾。今天你哥我心情还算可以,下次再惹我,让你去厕所吃屎,吃饱为止。”
这话把那小胖子都吓哭了,一念再次幽幽出声,“不要怕我回来抢家产。”
小胖子刚松口气,他大喘气的又说道,“因为不用抢,家产都是我的,哈哈哈……”
这简直是调戏人,小胖子要疯了,一帮安保人员全都看向其他地方,这是他们兄弟俩的事情,他们全都装作没听见。有喜欢看完整版的关注WX公众号:文鼎网 回复数字:04
敬畏的看着一个身影从楼梯走了下来,那就是霸下集团董事长王天傲。
父子离别十八年后第一次相见,场面却貌似不太好。

TA的其他文章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专业的编辑写手交流平台

写手之家

写手之家建立于2007年,是家有十余年的老牌网站

在国内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居同类网站之首

是最具权威和专业的文化类兼职网站

Copyright   ©2007-2021  写手之家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3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