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都市] 铺天盖地的甜宠剧里,没有爱情

[复制链接]
13404674537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0-10-24 11: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查阅更多信息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此时,江北大学的校门,走入一个名为赵凡的青年。
顿时引发了轰动,人群中就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哄笑,还夹杂着口哨。
“看,这年头还有穿打补丁衣服的人?”
“背着个麻袋?一边走一边落灰呢。”
“脚上那老土布鞋破了洞,露着大脚趾,笑死了~~”
“这土鳖……不会是来乞讨的吧?”
……
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将近四十度的炎热,赵凡却没有流半滴汗水,赶路这么久他也饿了,就在口袋摸出一个韭菜盒子,一边吃着,眼眸一边像花痴般扫过一个又一个女生,“大学妹子就是养眼啊……啧啧,就是不知道舅姥爷给我挑的媳妇咋样。”
他的目光,十分期待。
而所有被赵凡视线掠过的女生都吓了一哆嗦,担心学校来了个变态,众人就警惕的将他围了起来,而学生会长正巧在这,他名望很高,便带头大声呵斥道:“站住,你干什么的?要饭请去其它地方,别污了我们的眼睛!”
“误会了兄台,我来找老婆的。”赵凡一脸的淡然之色,但是这表情看起来十分欠削。
学生会长不屑的说:“怎么,想拿麻袋抓个拐回去不成?”
“不不,这里边是送老婆的见面礼。”赵凡拱了拱肩扛的麻袋,问:“打听一下,林芊芊在哪个班级?”
众多男女听闻这个名字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林芊芊是谁?
那可是江北大学无人不知的三大校花之首,家世又显赫,像这等女神,想追她的男生都能摆满整个操场,岂是你一个不知哪来的土鳖能打听的?
过了数秒,全场哗然,变得更热闹了。
学生会长气笑了,“你确定是说林芊芊……”
“对啊,我不知有没有重名的,你等下。”赵凡伸手在怀中摸出来张泛黄的老照片,他淡笑的道:“这是我丈母娘,据说和我老婆长得挺像。”
学生会长瞳孔一缩,上边的女人真与林芊芊有着九分相似,但是连他都没有资格染指的女神,怎么会是这二货的老婆?随便来个脑子正常的人就觉得不可能,他惋惜道:“真可惜。”
“怎么讲?”赵凡疑惑。
“可惜你年纪轻轻的,脑子就进水了。”学生会长冷笑着掏出两枚硬币扔在赵凡脚下,“拿着去买个镜子照照自己啥鸟样,屌丝!”
“哦。”
赵凡弯腰捡起了钱,目光平静的叹了口气,“不告诉我就算了,麻烦让让,别耽误小爷时间。”
“还真捡了?那好,既然这么不要脸,我就满足你。”学生会长指了个方向,幸灾乐祸的说:“就在音乐系大楼,二层第五个教室。”接着他就张罗着大家跟上去看这土鳖将会受到怎样的羞辱。
“谢了,这是问路费,望笑纳。”赵凡随手将捡来的硬币扔回对方脚下,在响起了清脆的声音之后便气定神闲的走了过去,而期待将会发生什么的众人则如蝗虫般紧随其后。
诡异的是,学生会长却留在了原地,因为他发现自己忽然间无法动弹了,身子就仿佛有千斤般沉重,连脚都抬不动。他下意识的低头看向地面,随之眼中充满了惊恐,之前那两枚扔过来的硬币没有倒下,而是立着贴在脚尖前。
殊不知赵凡在硬币上动了手脚,以其为引,施展了“僵直之法”,除非其亲手化解,否则必须站满一个钟头。
世人只知鲁班书,却不知还有一本《公输册》。
此书又名“大造化风水术”,是鲁班祖师爷的老对头墨子将《鲁班书》改编而成并融入了玄学五术,习之可成为大造化天师,与前者相比,舍弃了繁杂的机关造物,专攻于风水、术法与岐黄之道,相应的施展方式无一相同,却有着殊途同归的作用,故此不存在那鳏、寡、孤、独、残缺一不可的诅咒。
大造化天师一脉,每代只收一位徒弟,而赵凡的七舅姥爷,正是当代天师,早前他发现赵凡命格残缺易早夭,却又有可看懂《公输册》的天赋,便收之为传人。
赵凡今年十九岁,他虽然平时与七舅姥爷隐于穷山僻壤,但年幼时起便跟着走南闯北。七舅姥爷如今已是风烛残年之躯,他过去给赵凡安排了一门命格互补的娃娃亲,现在算到女方有大劫,就有了赵凡只身孤入江北大学的这一幕。
赵凡步入大楼来到了那个教室,他站在门前,视线很快就锁定了在低头看书的林芊芊,她穿着白色胜雪的连衣裙,长发披肩,白皙的鹅蛋脸上有着两条初月般的秀眉,眼睛大大的,不过眸光却有些黯淡。
“死气都蔓延到眼部了,大限将至的征兆!舅老爷这是从哪订的娃娃亲啊,完全就是给我找了个烫手山芋。”
赵凡摇头有些无奈,俗话说窥一斑而知全豹,眼睛就好比是窗子,人体是一个房子,发现窗子上有烟雾缭绕时,差不多里边就已然失火烧起来了。
“不慌,先开天眼看看。”
赵凡掐动指诀点了下眼皮,视线中的林芊芊变得模糊起来,她眉心上方有着一团黑色的气雾,不断的流向全身再流回来。
“解。”赵凡闭上眼睛随后睁开,映入眼帘的事物恢复正常后,他倒吸了口冷气,“这么浓的死气?!阳寿流失的有点快啊,最多十天,渗透骨头之时便为死期……她究竟撞了啥邪?”
毕竟他是人不是仙,即使深得《公输册》的真传,也无法一眼窥破端倪。
“我没得选择,舅姥爷说是普天之下唯有此女子可与我命格互补,那就只能破罐子破摔了。”赵凡撇撇嘴,眸光中透出一阵嫌弃。
全班同学在穿着老土的赵凡出现时就注意到了他在死盯着林芊芊看,此刻都有些犯懵了,其中一个暴脾气的吼道:“你一个臭要饭的,贪婪的看着芊芊女神这么久,现在表情这么嫌弃是几个意思?”
“咳。”
赵凡清了清嗓子,说道:“打扰诸位了,林芊芊,我有事找你。”
林芊芊不以为然的翻了页书,声音清冷道:“对不起,我没空。”
“我是你的未婚夫,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赵凡倚着门框,说道。
不论是班级坐着的,或是走廊看热闹的,集体瞪大了眼睛,纷纷认为这土鳖怕是失了智。
“呵……”林芊芊美眸平静如水的看了赵凡一眼,然后便摇摇头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低头看书。
“女人不乖,就要管教。”赵凡对旁人视若无睹的走入班级,将肩上的麻袋卸下重重撂在课桌上。
林芊芊皱了皱眉,她料想对方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乱来,就恼火道:“神经病啊?请你离开。”
“也罢,看在你是我老婆的份上,就先送你一丝龙阳之气。”赵凡嘀咕了一句。
旁人听不清,林芊芊却是听清楚了,不禁问道:“什么龙阳之……”
话还没说完,她就感到脖子和后脑勺同时被两只手按住,薄红的唇瓣便被一股韭菜味的大嘴封住,紧接着有道无法抗拒的气流直冲而入,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丝反胃的感觉。
一亲芳泽之后,赵凡便被林芊芊用力推开。
林芊芊惊怒不已,这该死的混蛋竟然夺走了自己初吻,她俏脸涨红,语无伦次的指着赵凡,“你……你……”
“不用谢。”
赵凡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现在有没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道家和中医中都有一个词,名为“养气”,而龙阳之气,乃是大造化一脉在入门时就开始在体内所蕴养的一口气,并将之融入了命脉。像他方才输送出去的那一丝,就至少需要一个月方能复原。
所以,如果不是为了稳住未来老婆的阳寿流失速度,赵凡根本舍不得浪费。
林芊芊美眸一颤,最近她总是心神不宁,每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会觉得疲惫不堪,跑遍了顶级的医院也没能查出个所以然来,然而现在被亲了一下,似乎……真有了些好转?因为换做之前,她是不可能有力气推开赵凡的。
想到这儿,林芊芊望着赵凡清澈的眼眸,就无意识的点了下头。
赵凡回味的咂了砸嘴,说,“樱桃味?还行,你下回换个草莓味的试试?”
几乎在同时,音乐系大楼之内炸开了锅,还是被滚烫的开水浇在了脸上那种躁动,围观的学生们早已震惊的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尤其是在场的男生,更是心碎了一地。
“这土鳖……我的天,真特么敢亲芊芊女神啊!占完天大的便宜还说不用谢?”
“樱桃味,划重点,记下了。”
“划你老母,护花使者何在?咱们把那牲口拖出去乱棍打死!”
“快看,太不要脸了,非礼了女神还问舒不舒服。什么?我眼睛是不是花了,芊芊……竟然……她竟然真的点头了!”

“啊!”林芊芊回过神来,听清了四周同学的惊呼,意识到不对,她咬牙切齿的看着赵凡,“死无赖……”
赵凡笑了笑说:“骂我什么无所谓,我先去楼下等你。”
“想干嘛?”
“放学后跟你回家。”
“滚,谁要带你回去,不要脸!”林芊芊感觉自己要疯了。
这时,教室后门被一脚重重的踹开,那人嚣张的喊道:“长眼睛的都把嘴闭上,黄少在此。”接着,五个跟班拥簇着一个脸色阴沉的男子冲进了门。
门里门外喧哗的众多学生顿时安静下来,静的针落可闻。
此人名叫黄任行,江北市有名的富家少爷,在这里没几个人敢得罪于他。上次有个新生撞到黄任行并骂了句,第二天人就在医院躺着下不来了,最后父母来跪地道歉甚至送上了十万现金才就此了事。
黄任行处心积虑的追求了林芊芊大半年,连其手指也没碰过,最近好不容易快要有些进展了,方才跟班却汇报说学校来了一个自称林芊芊老公的土鳖,还去了她的班级,看架势不像好人。黄任行知道表现的机会来了,便率领人马杀到。
黄任行来时因为人多挤不开,本想先站在后门的玻璃前看看什么情况,这一眼给他看的直接眼皮抽筋,林芊芊和那个土鳖正好亲上!
之后的一幕彻底点燃了他的怒火,林芊芊被问舒不舒服时,她……点头了!
江北市黄家与林家的势力相差无几,又是世交,故此黄任行以前不敢乱来,早知道强吻的后果会是这样,他还会顾及形象等到今天?
黄任行双眼喷火一样望着赵凡,怒极而笑道:“很好,你很好。”
“我知道我很好,直接说出来干嘛?孩子呀,低调才是王道。”赵凡的语气仿佛一个父亲在叮嘱儿子。
砰!!!
黄任行觉得被羞辱了,对方还是在自己眼皮底下横刀夺爱的土鳖,就一脚将旁边的椅子狠狠地踹翻,他扫视着教室内的学生:“无关的人都出去,不要碍事。”
林芊芊眨了眨眼睛,一边是让她极度厌烦的追求者,一边是夺走自己初吻的乡下无赖,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狗咬狗一嘴毛最好不过,所以她站起来靠在窗前,静静地看着火药味十足的两人。
赵凡歪着头看向林芊芊,询问道:“这是哪位,情敌么?”
她呼吸一窒,从来没见过这样纯净的眼眸,想起被对方吻住的那几秒,虽然短暂,却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并未回答赵凡,而是深呼了口气,上前几步对黄任行说:“这是我的私事,你走吧。”
“芊芊,被占了便宜,你还护着他?”黄任行难以置信的望着垂涎已久的女人,脑海中犹如一记晴天霹雳落下,心里恶狠狠的想着:贱女人,迟早把你压在身下蹂躏你。
同时,他冲赵凡道:“狗东西,躲在女人后边算什么本事。”
“狗东西?”
赵凡眉毛轻轻一挑,抬手放在林芊芊的肩膀将她拨向一边,“男人的事,女人不要插手。”
“今天就让你明白一个道理,有时候,勇气会给人带来噩梦。”黄任行攥紧拳头。
“黄少,息怒,万一把您身上几万一套的衣服弄脏就不划算了。”一个跟班讨好的笑道:“我们几个给这狗东西按地上,你对着他的头狂踩岂不是更好?”
黄任行微微点头,“有道理。”
教室的气氛箭弩拔张。
“等下。”
赵凡打了个哈欠,“谁说我要跟你们动手了?这是学校,打架影响不好。”
“啊呸!”那个跟班嘲讽的说道:“看见没黄少,这就怂了,哈哈,已经晚了!”
“那个……我其实是赶路累了。”赵凡见到旁边课桌上有一根2B铅笔,就随手拿了起来,他处之泰然的说道:“再说,也不屑于跟几个喜欢跳脱衣舞的杂碎动手。”
“脱衣舞?”
黄任行愣了下,嗤之以鼻的说:“狗东西,乱说话是不想要舌头了?”
“说的正是几位!”赵凡瞳孔一凝,摸出来把水果刀,一边转身伏在窗前削起了铅笔,一边字字如电的说道:“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刹那间,黄任行和跟班们的脑海变得混沌起来,双手分别脱着各自的衣服,根本不受控制,场面十分粗暴。
随着赵凡削的笔屑一片片落下,他们的鞋子、袜子、上衣、裤子也一件件的被脱下来扔在地上。
外边围观的学生震惊的望着教室内荒诞的一切,这比林芊芊被强吻更加刺激眼球,就都交头接耳起来。
“沃日,这黄少发的哪门子邪风?”
“他们……难道真有那种怪癖?”
“我终于有一样能比过黄少了,他那个顶多能和我的大拇指媲美。”
“嘘,声音小点,不怕被报复啊?”
其中还有好事者偷摸的拿手机录起了视频。
这场脱衣盛宴持续了十多秒,黄任行以及他的跟班们就脱了个精光,一丝不剩,然后手舞足蹈的胡乱比划,外面不少人都险些看吐了。
林芊芊早已背过身,虽说看不见这个穿着破烂的男人在做什么,但是对方的背影落在她的眼中充满了神秘感,因为她很清楚黄任行是心理正常的,可为什么被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三言两语就真的说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此时,一个提着鸟笼的白发老人经过楼下,他脚步停住,不悦的抬起头,“上边乱哄哄的成何体统?”
紧接着,白发老人注意到那个伏在窗前的青年时就愣住了,尤其是那番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起初他怀疑是看错了,然后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就激动万分的自语道:“这是……没错,绝对是……”
每一片条状的木屑大小相同,丝毫不差,就犹如凋零的柳叶,翩然落下。
白发老人全神贯注的望着,就连手中鸟笼脱手掉地都没有在意。
……
而另一边,教务处办公室,正在和女教师聊微信的李主任接了一通电话,他是黄任行的表舅,为了巴结黄家,平时那外甥在学校内肆意妄为时,李主任就充当起了保护伞,很多足以被记过开除的事都被压了下来。
如今却有人告诉他,外甥发疯了。
李主任哪里还再有心思勾搭女教师,他比亲儿子死了还着急的叫上一群保安,冲进音乐系大楼,粗喘着大气上楼之后,而学生们见到教务处主任来了,纷纷退让。
李主任一见到教室内的情景,登时懵在了地上,随手抓过一个学生问清发生了什么,就脱下外衣跑进去系在黄任行的腰间并拉住了他,声音十分急切的说:“我的小祖宗啊,你怎么了?”
“滚开!”
黄任行烦躁的吼了一嗓子,狠狠地将身子早被女人掏空的李主任推倒在地,然后又将腰上遮羞的外套扯下来摔到地上,继续手舞足蹈着。
林芊芊想了一下,她来到赵凡身后轻声说道:“喂,主任都被引来了,死无赖,我直觉这和你有关系,有没有办法让他们停下啊?万一闹大了……”
话没说完,赵凡扭头打断的说:“遵命,多谢老婆大人关心。”
“谁关心你了?再说了,我不是你老婆!”林芊芊恨的牙直痒痒,这混蛋简直不可理喻。
下一刻,赵凡扔掉指尖把玩的铅笔,笑眯眯的回过身来说道:“丢人现眼的狗东西们,还不速速停下?”
与此同时,黄任行和跟班们感到身形一僵,就全都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汗如雨下,累的犹如刚跑完一万米般几乎虚脱。
“黄少,之前发生啥了?”
“地上怎么有点凉啊?”
“操他大爷,我们衣服咋全脱没了?”
黄任行和跟班们头脑恢复清醒后,第一反应就是捡起衣服挡住要害之物,太特么的丢人了,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此举,换谁也会崩溃。
“李主任,就是他,害的我们变成这样!”黄任行指着赵凡,却在心中泛起莫名的恐惧,所以不敢与之对视。
“快把衣服穿上。”李主任都替外甥感到臊得慌,奈何得哄着对方。但是外甥等人不可能闲的没事跳脱衣舞,他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受到了威胁,这不,那乞丐手上拿着把刀吗?
他在经过一番推理之后,便义正严词的看向赵凡:“你个死要饭的,穿成这样闯入江北大学哗众取宠,不仅堂而皇之侵犯我校女生,又通过暴力手段威胁男生脱光衣物,已经构成了犯罪,劝你放下刀具束手就擒!”
“好的,虽然不知道阁下是谁,但是长得太丑了,就赏你一个面子吧。”赵凡一本正经的将水果刀随手一抛。
刀“嗖”地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弧线,几乎贴着黄任行的蛋皮掠过,而后落地。后者被吓得面如死灰,在发现是虚惊一场时,紧绷的身体一软,就小便失禁湿了身。
“这……冥顽不化!”
李主任确实生来貌丑,平时除了利用职务之便,没哪个女的想多看他一眼,因此,赵凡的话就像是触动了心中的逆鳞。李主任一边扶起吓瘫在地的外甥,一边狰狞的笑道:“保安,上去给我把他拿下,我这就报警抓你去坐牢,放心,黄家会找人在里边照顾你的。”
“李主任,假公济私未免有失待客之道。”有喜欢看完整版的关注WX公众号:文鼎网 回复数字:05
就在此时,门口响起了一道年迈的声音,“这位大师能到我们江北大学,已是蓬荜生辉,我看今天谁敢动他?!”

TA的其他文章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专业的编辑写手交流平台

写手之家

写手之家建立于2007年,是家有十余年的老牌网站

在国内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居同类网站之首

是最具权威和专业的文化类兼职网站

Copyright   ©2007-2021  写手之家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3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